推薦 霧霾天氣 事跡材料 新婚賀詞 冬至 人生感悟 大寒 主持詞 收入證明 三嚴三實學習心得體會 實習報告 實習證明 培訓心得體會 弟子規
位置:完美世界手游公司 > 文藝 > 美文 > 夢真好 能讓我見到父親

完美世界手游妖精捣药兔:夢真好 能讓我見到父親

美文  |  2016-11-02    來源:酷學網(完美世界手游公司 www.otahj.icu)    

完美世界手游公司 www.otahj.icu 昨夜,又夢見父親了。正在肅南草原采風的我,竟連續兩次夢見了父親。

夢真好,能讓我見到父親。

夢真好 能讓我見到父親

父親是三年前死的,當時是農歷三月,天不熱也不冷。他老怕自己會死在五黃六月。因為那時節,農活很忙,遺體也容易發臭。于是,村里老有人這樣詛咒仇家:“你這個死在五黃六月的!”父親很擔心自己會死在五黃六月,成為人的笑柄。因為按涼州人的說法,死在大熱天的人,都是缺了德的。父親雖沒缺德,但他的這種擔心,早成了涼州老人的集體無意識。老人們的最后盼頭,大多是別死在五黃六月。

在父親的葬禮上,我被一種濃濃的滄桑包裹著。我知道,父親這一輩死了之后,剩下的,就是我們這一輩了。我的祖先就是這樣一輩輩死去的。父親的死讓我覺出了自己的老。所以,父親死后,我總是奔跑著做事。常常是一恍惚,幾年就過去了。

父親像一滴水融入大海那樣,從世上消失了。起先,我的悲痛不太強烈。在我的家鄉,老人的死,是喜事的一種,稱為“白喜事”——婚禮稱“紅喜事”.那生生死死,在涼州人看來,僅僅是存在形式的轉化,都說陰陽只隔一張紙。每次回家,一出點反常的事,比如娃兒們頭疼腦熱啥的,母親就會埋怨父親:“活著為人,死了為神。你別老問候人成不?你雖是好心,可活人受不了。”母親甚至將娃兒打碎碗也歸罪于父親。于是,老覺得父親還活著。

第一次覺得父親走了的時候,是前年冬天。那天,我在涼州街頭散步,忽然在寒風中看到了一位老人,他很像我的父親,也是那么瘦,長幾根黃胡子,鼻尖上掛著清涕。他在行乞。他向我伸手時,我忽然想到了父親。我想,也許父親的當年,為了養活我們,也這樣行乞過。我的淚馬上涌了出來。這時,我才醒了似的,邊流淚,邊念叨:我沒個爹爹了,沒個爹爹了……后來,我邊抹淚,邊給了老人一些錢。我很感激那老人,是他讓我想到了父親。此后,每次見到行乞的老人,我總是想到父親,也總是給他們一點錢,權當對父親的紀念和孝敬。

但是,無論我如何念想,卻總是夢不到父親。我很想夢到他。我很后悔在他活著的時候,沒有留下一點影像資料。雖然我有攝像機,用來保留那些可能“馬上消失”的文化,可我沒想到父親也會“馬上消失”.父親太平常了,平常得像空氣一樣。雖然我們離不開空氣,卻總是忽略了它的存在。待到我真正想看看父親的音容笑貌時,父親早已走了。

涼州人老說:爹媽本是佛前燈,一口吹滅永無蹤。

爹一死,我才真正理解了這句話。

于是,在肅南兩次夢到父親后,我又是難過,又是高興。

第一個夢里,父親很熱情地給我搟面,我沒有吃。因為他老是搟不完。據說,人吃了陰間的飯不吉祥,但我還是想吃父親做的飯。只是,父親的面一直搟不完。他老是在搟,我老是在等。我多想吃到父親做的飯呀,可他一直搟不開那個面餅。就這樣,我從等待中醒來了。夢中父親臉上的汗,仍在眼前晃。

第二個夢里,父親很需要錢。我就給他好多錢,可他總拿不到。以前,我給父親錢時,總是背著別人。這是我的給錢習慣。因為我不想叫外人知道他有錢而向他伸手。我知道,只要身上有錢,他是不會叫伸手者失望的。于是,夢中的我,給父親錢時,也是背了身子,將錢伸到身后??剎恢Φ?,父親總是夠不著那錢。我很著急,就醒了。

那天,正是農歷七月十五,是百姓祭祖先的日子。按規矩,我該給父親送錢了。

父親活著時,我總是公開給一份錢,暗中再給一份錢。父親就能暢快地花錢。他想吃啥,就能吃到啥。每次我買了好吃的,就叫父親鎖在柜里——家里小孩多,很是調皮貪嘴,要是叫他們逮著了,有多少好東西都會糟光的。父親很聽話,我給他的東西,他總是鎖了。有時,他也會分給孩子們幾塊。娃兒們為了得到好吃的,老是巴結父親。所以,晚年的父親并不寂寞。身前身后,總是圍一群娃兒們。

村里的娃兒,都很羨慕父親。我十歲的侄女甚至說:“我啥時候才能老哩?像爺爺這樣,吃這么多好吃的。”我媽便吼一聲:“好好念書!書念得像你大爹爹那樣,想吃啥,就有啥。”涼州人管大伯叫大爹爹,管叔叔叫佬佬,都是莫名其妙的稱呼。

那時,我喜歡請村里老人聊天。父親便開了鎖,取出餅干點心。老人們邊品嘗,邊聊些陳年舊事?!段饗鬧洹分械男磯喙適?,就源于這類聊天。那搶奪水源、殺母親栽贓的事,也真實地發生在村里。

每到這時,媽也會順嘴吃上幾塊。

媽最羨慕父親,常嘆:“我將來老了,能不能過上他這樣的日子呢?”說這話時,媽其實已經六十多歲了。因為媽的身體很好,還能像青壯年那樣干活。媽很少吃我買的東西。在媽眼中,病是個天大的理由。很健康的媽,不愿像爹那樣“享福”.后來我才知道,媽的能勞動,其實也是享福的一種,因為媽的同齡人,那時已病的病了,死的死了。

爹從動過大手術后,就一直享受“特權”,他的柜子就成了家中唯一上鎖的柜子。老有娃兒抽了柜子上方的抽匣,偷偷往里面探頭。父親也很精明,總是將好吃的放在柜子里的最下層。有了中間的木板,娃兒的手再長,也夠不著下層的點心們。

那柜子就這樣鎖了十年。那里面的好吃的,一直沒斷過。每天,父親總會取出幾塊,慢慢地品嘗。要是哪個娃兒考了好成績,父親便會樂滋滋地獎賞他幾塊點心。

因為身上有了閑錢,父親就常常上大莊子——家鄉人將鄉政府所在稱“大莊子”.在一大堆老漢中,爹總是很顯眼。誰都知道他是雪漠的父親。因為《大漠祭》拍過電視劇,人們都知道劇情。在別人談論我時,父親總是憨厚地笑著。父親就這樣笑了幾十年。我很小的時候,父親就這樣笑著。那時候,人一夸我,父親總是憨厚地望著我笑。那是一種欣慰的贊許的笑。就是在那種笑中,我一天天建立了自信,終于走出了那個偏僻的小村莊。我常說,天才是夸出來的。沒有父親的那種贊許的笑,就不會有今天的雪漠。

在那時的大莊子街上,父親享受了別人對我的夸獎后,就會招呼老漢們:走呀,吃一碗雜碎。于是,老漢們便半推半就地跟了父親,去牛雜碎攤,吃出一臉的滿足來。

所以,父親在最后十年,是在一種富足心態中度過的。那時,他老是回憶過去?!洞竽饋?、《獵原》和《白虎關》中的許多生活細節,就源于父親的經歷。平日,父親的話不多,大多時間總是沉默。但只要談到他早年的事,他總是一臉興奮。他講他跟狼斗智的故事,說“狼有狀元之才”;他講某人給過他幾元錢,叫我不要忘恩;他講有一天在馬車上的草料中發現了一條蛇,他用锨鏟了,扔進大河,那蛇卻嗖的一下,竄過河去了。父親在講他的故事時總是眉飛色舞,年輕了很多。我兒子很驚奇,他說想不到木訥的爺爺,竟然也有過輝煌。這時,爹就用夸耀的口氣對兒子說:你爺爺,也“耍”過人哩。接著,他遺憾地對兒子說,唉,你的爸爸,白活了,一輩子沒“耍”過人。在涼州方言里,“耍人”是“精彩人生”的意思。父親眼中,不修邊幅的我,一輩子沒“耍”過人。因為自打二十五歲起,我就留了胡須,顯得老了,而且衣服啥的,也不光鮮,加上我總是離群索居,像月婆娘坐月子一樣在家里讀書寫作。在父親眼中,我當然沒“耍”過人。

后來,“耍”過人的父親死了。

父親死后的三年間,我很少夢到他。

這次在肅南草原,我夢到的父親很清晰,像跟他面對面交流一樣。醒來后,我心里噎噎的,欲哭無淚。那濃濃的感覺一直裹挾著我,直到早晨。我想,七月十五到了,按習俗,該給父親送錢了。

我走出房間,到一家小店,買些紙錢,上了一座無草的小山,朝著家鄉的方向,給父親燒了紙。紙灰兒打著旋兒,在風中遠去了。

用這種方式給父親送錢,我很想哭。

望著遠去的紙錢,濃濃的悔意忽然涌上心頭。我很后悔,在他活著的時候,沒有更多地給他錢,叫他更大把大把地花,想給娃兒們多少點心,就給多少。我很后悔當初限定了他,叫他給柜子上了鎖。

我想,要是當初,他能盡了性子給娃兒們和村里老人“好吃的”,定然會更快活。

我想,這燒了的紙錢,無論有多少,都比不上爹活著時的那份富足和欣慰。

作家簡介:雪漠,原名陳開紅,甘肅涼州人。國家一級作家,甘肅省作家協會副主席。三度入圍“茅盾文學獎”,榮獲“馮牧文學獎”等獎項,連續六次獲敦煌文藝獎,代表作有“大漠三部曲”“靈魂三部曲”“故鄉三部曲”等。作品入選《中國文學年鑒》《中國新文學大系》以及長篇小說《野狐嶺》入選大學本科教材《大學語文》閱讀推薦書目。

分享:
(0)
0%
(0)
0%

完美世界手游公司 - 關于我們 - 聯系我們 - 網站地圖 - 交流QQ群 - 版權聲明

Copyright 2014-2015 完美世界手游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[蘇ICP備13063944號-1]